Tag Archives: 黃昏

遊‧藝觀塘

說起觀塘,你會想到什麼?apm?還有其他嗎?地產商透過不同的地標工程(landmark project)來標籤化一個地區,政府透過收購再重建抹去一個地區的本來面貌,蓋豪宅、蓋酒店、一座又一座玻璃幕牆的甲級寫字樓,昨日那不斷滴水的橫街窄巷,還有街邊小販的洪亮叫賣聲,那個陪我成長的地區如今已經變得有點陌生。 我記得小時候觀塘任何地方也有曾灶財的筆跡,因為他就是住在這邊,可惜這個政府從來不懂藝術,九龍皇帝的墨寶無不被粗暴清洗,他們怎會想到那些模糊了的文字,後來竟然走進藝術館被收藏?拆卸重建是硬道理,用錢打發一直生活於這裡的基層市民離開,如換血般把土地重建為高尚地段,那個充滿本土特色的社區十年後只能在年鑑的某角落瞥見,舊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香港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