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是誰把聖經給加添了?

瀏覽人數: 40

        一九九四年因丈夫有病我信了主耶穌,因著丈夫的病好了,我對主的信心也更大了,每一次聚會都不落下。聚會時牧師就經常給我們講:「現在已經是末世了,主快來接我們了,所以我們一定要守住主的道,不能離開聖經,也不能上別的教會去聽道,尤其是聽『東方閃電』的道,他們講的很多內容都超出了聖經,咱們要是聽他們講道就是背叛主,經上說:『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, 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, 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;這書 上的預言, 若有人刪去甚麼, 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 。』(啟示錄22章18:19)所以我們信主就只看聖經,其餘任何的書籍我們都不能看。」所以我們一直都是嚴格地按著牧師給我們講的去做。

2003年的一天,我到外地的姑姑家去串門,遇見幾個弟兄姊妹,他們都很熱情地和我交通信主的一些經歷,我聽他們交通得可好了,這些對經文的領受是我從來沒有領受上來的。他們的經歷也很實際,我們聚會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聽過這樣的經歷,就連我們的牧師也沒有他們經歷得好啊!他們的交通深深地吸引著我。正在我聚精會神地聽著他們交通的時候,其中一個姓楊的弟兄從包裡拿出一本書,並說:「神來作新工作了,又發表了新的話語,我們剛才交通的這些認識都是從神的最新說話中明白的……」我一聽神來作新工作了,心裡「咯登」一下,心想:剛才聽他們交通還覺得挺好的,怎麼這麼一會又換了一本書,還說是神新的發聲說話,這不是超出聖經了嗎?這不是在聖經以外又加添了嗎?啟示錄上明明說了聖經的話不許加添、不許刪減,他們卻說神又發表話語了,這怎麼可能呢?我越想越害怕,覺得這可是大事,牧師給我們講了,在聖經以外加添那就是要被定罪的啊!還叫我們不能聽。於是我再也不聽他們的交通了,把臉一拉坐在炕上一聲不吭。

弟兄見狀就耐心地與我交通,但是他們怎麼交通我也聽不進去,最後不耐煩地說:「你們還說神發表話語,那也不對勁啊!經上明明說:『我向一切聽見 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,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,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;聖經,主耶穌,預言,見證,經歷,牧師,新工作,新約,舊約這書上的預言,若有人刪去甚麼,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。』(啟示錄22章18:19)所以你們是在經上加添,這是被定罪的,我是不會聽你們的。」楊弟兄微笑著對我說:「姊妹,我們若是細心看這處經文就能看到,啟示錄中說的是若有『人』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,那這人就有禍了,並不是指神說的。我們人不能用這話來定規神,神的工作神可以隨便作、隨便說,神的事神自己說了算……可是,不管弟兄怎麼交通,我都聽不進去。拉個臉子,也不瞅他們,坐那一聲也不吱。越聽越覺得他們講的不是聖經的話,越聽心裡越煩,怎麼也聽不進去了,就不耐煩地說:「你們別說了,你們說的再對我也不跟你們信。」楊弟兄看我這樣的態度也就沒再說什麼。這時姑姑就把我叫到另外一個屋,勸我說:「小霞,咱信主這些年天天盼著主來,今天主真的來了,咱可得好好聽聽,你忘了聖經上說:『虛心的人有福了! 因為天國是他們的。哀慟的人有福了! 因為他們必得安慰。溫柔的人有福了! 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。 渴慕義的人有福了!因為他們必得飽足。』(馬太福音5:3—6)你看你剛才說的那話,你們說的再對我也不信,這話合乎主的心意嗎?還有你剛才那個態度是信主之人該有的嗎?信道是從聽道來的,咱們不聽怎麼能知道對錯呢?」聽了姑姑的話我覺得有道理,弟兄好心給我交通,告訴我神回來了,不管怎麼樣,我不應該那樣對待弟兄,是對是錯我是應該虛心尋求一下。這時我也帶著點笑容和姑姑進了屋。大家看我臉上有了笑容,楊弟兄高興地說:「我們今天能夠在這裡見面,相信是主的安排,那我們就唱首詩歌吧!」接著就打開錄音機,放了一首經歷詩歌:「我走在國度的路上,抬起頭來把神仰望,你那慈祥的面容向我微笑,溫柔的話兒留在我心上。你為我操碎了心,唯恐我流落在異鄉。自從我信你靈裡才剛強,我才健步走在這路上。」(摘自《跟隨著羔羊唱新歌·我走在國度的路上》)聽著這首歌,感覺這話都說到我心裡去了,沒想到他們教會有這麼好的歌,我不由自主地跟著打著節拍。

唱完歌之後楊弟兄又要跟我交通,我一看就急忙打斷弟兄說:「別說了,我真的不能跟你們信!」弟兄姊妹看我還是不聽,也不再硬與我交通了,就都回家了。這時,屋裡就剩下楊弟兄和張弟兄,張弟兄一要與我交通,我馬上就說:「快別說了。」我一句話也不讓他說,把弟兄急得在屋裡轉來轉去。不一會,張弟兄手拿一本聖經走到我跟前,微笑地說:「姊妹,你看我拿的是啥?」我心想:你這真是沒話找話,還拿本聖經來考我,也太幼稚了吧,我都信主十來年了,聖經我還能不認識!我略帶藐視地笑了笑,隨口就答:「這不是新舊約全書嗎!」弟兄不急不慢地把聖經舊約與新約從中間分開,用手指著舊約問我:「你說這部分是啥?」我輕慢地說:「這是舊約。」弟兄又指著舊約不慍不火地對我說:「你說舊約工作是誰作的?」我很傲氣地說:「耶和華作的唄!」他又指著聖經新約問我:「這裡的工作是誰作的?」我脫口而出:「主耶穌作的!」緊接著張弟兄又問我:「姊妹,你說主耶穌沒來時有新約嗎?」我說:「那哪有新約呀!」張弟兄加快語氣說:「那新約是誰帶來的?」我順口說:「主耶穌帶來的。」 張弟兄說:「舊約上也有不可加添不可刪減這話,那我們為什麼還會接受主耶穌帶來的工作呢?」我說:「哪有啊!我怎麼沒看見?」

弟兄把聖經翻到舊約,說:「姊妹,你看:『以色列人哪,現在我所教訓你們的律例典章,你們要聽從遵行,好叫你們存活,得以進入耶和華你們列祖之神所賜給你們的地,承受為業。所吩咐你們的話,你們不可加添,也不可刪減,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,就是耶和華你們神的命令。』(申命記4:1-2)『凡我所吩咐的,你們都要謹守遵行,不可加添,也不可刪減。』(申命記12:32)

看完這話,我很驚訝:「是啊!我咋沒發現呢?舊約聖經中還有這句話?」張弟兄稍帶一點幽默地表情說:「那你說耶和華囑咐的不可加添,不可刪減,那主耶穌來了怎麼給加添這麼厚一本新約呢?」聽到這話,我一下愣住了:「哎呀,真的,舊約就吩咐了,不可加添,也不可刪減。這在舊約以外咋加添這麼多呢!」張弟兄說:「那神再來的時候,神是作舊約耶和華作過的工作呢?還是作新約耶穌作過的工作呢?」 聽到這,我心裡一亮:哎呀!哪個也不能作了,還得帶來新工作,這麼說,你們傳的……兩個弟兄看到我終於開竅了,高興地說:「神是向飢渴慕義的人顯現,只要我們帶著一個尋求神的心,神就會開啟我們的,那麼關於這個問題,我們再詳細地交通一下。」

接著張弟兄說:「這幾節經文與啟示錄中說的不可『加添刪減』都是指人說的,並不是指神說的。預言是關於神自己將來要成就的事,因此人絕對不可隨意加添或刪減,因為這是觸犯神的,這也是神對人的告誡。但是我們不能拿著神對人的告誡反過來要求神,就像主耶穌沒來作工之前,人都是守舊約聖經。舊約要求祭司帶著百姓在聖殿裡敬拜耶和華;要求人在安息日不許作工等等,而當主耶穌來作工時,主耶穌並沒有進聖殿守安息日,而是帶著門徒邊走邊傳天國福音,他們在曠野、在山上、在魚船上聚會敬拜神;安息日那天門徒餓了,主耶穌帶著門徒在麥地裡掐麥穗吃等等,這些作法都是在舊約聖經裡沒有的,而且是超出舊約律法的事,是在舊約以外作的,律法時代的人就因著主耶穌來不進聖殿、不守安息日,還說了一些舊約聖經裡沒有的話而定罪主耶穌,說主耶穌是另講了一個新道,是離開聖經在聖經以外加添了,最後法利賽人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而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。所以我們不認識神作工的原則就很容易抵擋神啊!其實主耶穌對他再來要作的工作也早有預言,約翰福音16章12-13節中主耶穌曾對我們說過:『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,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(或作『不能領會』)。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,他要引導你們明白(原文作『進入』)一切的真理……』

從這節經文中我們能夠看到,神已經預言了,末世還要發表話語作新的工作,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說話並不是對啟示錄預言的加添,而是正好應驗了啟示錄的預言。啟示錄2章17節中說:『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,凡有耳的,就應當聽!得勝的,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……』這『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』與『隱藏的嗎哪』其實就是指神末世再來所發表的話語說的。咱看一段全能神的話吧!」

小弟兄讀道:「新約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,是開闢了新的工作,他並不按照舊約的工作作,不按照舊約耶和華所說的那些話去套,他要作他自己的工作,他是作一些更新的工作,是比律法更高的工作。所以他說:『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,我來不是要廢掉,乃是要成全。』就按照他所成就的,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。他帶著門徒到麥地掐麥穗吃,他並不守安息日,還說『人子是安息日的主』。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,誰不守安息日,就拿石頭給打死,而耶穌不進聖殿,也不守安息日,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並沒作。所以,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,已經高過舊約律法,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聖經的說法(一)》)讀完神話,他又接著交通道:「由此得知,啟示錄中說的『不能加添或刪減』,這是神對人的要求。人不能反過來把這話套在神的身上,用這話來約束神,不允許神在聖經之外再有新的作工與說話。若是這樣,那不是天地顛倒、本末倒置了嗎?」

到底是誰把聖經給加添了?

我聽了覺得這話實在太有權柄了,人說不出來這話。這時張弟兄說:「神自己作的工說的話都不叫加添,那什麼是加添呢?就像耶和華神當時囑咐亞當說:『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,神曾說,你們不可吃,也不可摸,免得你們死。』(創世紀 3:3)可毒蛇引誘夏娃說:『你們吃了不一定死,』這就違背神原有的意思,而加上它的意思,這叫偷換概念,這才叫加添。姊妹你說,那毒蛇不知道神說話的用意嗎?」我聚精會神地聽著,回答道:「知道。」張弟兄說:「那為什麼它要這麼說呢?」他這一問我還一下懵住了,不知怎麼回答,光瞅著他也沒說出啥。張弟兄接著說:「這是因為毒蛇對夏娃說話是帶有存心詭計的,它是偷梁換柱讓人都背叛神,達到它迷惑人,吞吃人的目的,這是毒蛇帶著險惡的用心故意加添神話。」此時聽得我目瞪口呆。張弟兄又問我:「那你說『我們信主不能離開聖經』,這話是誰說的,聖經上有這話嗎?」我理直氣壯地說:「沒有,是我們牧師說的!」我恍然大悟:對呀!既然聖經上沒有,那我們牧師這麼講,這話不是牧師給加添的嗎?張弟兄說:「不能到外面去聽別的道,」「不許看聖經以外的書,」「神不能再作新工作了」「只有我們派別是真道」等等,這些話都是誰說的?是聖經上神說的話嗎?」我說:「不是!」張弟兄說:「到底是誰把聖經給加添了?他們的用心何在?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到底該加在誰身上?」這時我感到弟兄說話的口氣顯得是那麼鏗鏘有力,我無言以對,甚至感到身上在冒冷汗,原來天天在教會裡喊著聖經上的話不許加添,加添神的話有禍了,天天給別人定罪的牧師、長老竟然就是加添神話的人,他們才是最終該受懲罰的對象!太可怕了!張弟兄又說:「他們這樣加添神的話把信徒牢牢地控制在他們的手中,不許人尋求神,更不許人接受神的新作工,他們跟當初毒蛇引誘夏娃所說的話,所帶的存心,所造成的後果有什麼區別呢?」這時我的心裡感到後怕,因著自己的愚昧瞎眼,聽信牧師、長老的話,信神沒有尋求神的心、若不是全能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把我揀選,我不就因著聽信牧師長老的話而被神淘汰了嗎?我越想越覺得太可怕了。兩位弟兄給我交通了一下午,還教我唱了幾首詩歌,這時我的心情就像久別在外流浪的孩子,終於回到了家,見到了自己的親人,心裡激動得真是用語言難以表達。臨走時,弟兄還送了一本神話書給我。

第二天早上我到家之後,又打開全能神的話,看到神的話說:「信神到底該怎樣對待聖經?這是一個原則問題。為什麼交通這個問題?因為以後要廣傳福音,要擴展國度時代的工作,只能談出對今天神作工的認識來還是不行,要擴展工作,更重要的是能解決人的老舊的宗教觀念、老舊的信法,而且使他們能心服口服,要達到這個程度就得涉及聖經。多少年來,人的傳統信法(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)就是看聖經,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,離開聖經就是邪教,就是異教,即使看別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。就是說,你若說信主就得看聖經,你就得吃喝聖經,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別的不涉及聖經的書,否則,就是背叛神。自從有了聖經以來,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。與其說人信主了,不如說人信聖經了;與其說人開始看聖經了,不如說人開始信聖經了;與其說人歸在主的面前,不如說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。這樣,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,當作自己的命根子,若沒有了聖經,相當於沒有了生命。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,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。若沒有聖靈的工作,若摸不著神,這都可以活下去,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,或失去聖經裡的名章、名句就像人失去生命一樣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聖經的說法(一)》)神的話說到了我的心裡,我這麼多年信神就是這樣信的,從不尋求聖靈在哪作工,一直認為只要不離開聖經,按著主的要求去做,等神來了就能接我們進天國,可今天全能神來了。把聖經的奧祕都給解開了,神的話說:「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錄,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,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,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。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、認識,這是難免的。在這許多書當中,有些屬於人的觀念、人的偏見、人偏謬的領受法,當然多數的話是出於聖靈開啟光照的,屬於正確的領受,但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。」 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聖經的說法(三)》)我又看到神對耶穌家譜的說法。神話說:「聖經新約《馬太福音》記載了耶穌的家譜,開頭說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,大衛的子孫,是約瑟的兒子,下面又說耶穌是從聖靈感孕,是童女所生,這就是說耶穌不是約瑟的兒子,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,不是大衛的子孫,而家譜裡面的記載把耶穌與約瑟強拉硬拽到了一塊兒。家譜下面開始記載耶穌降生的過程,接著又說耶穌是聖靈感孕,是童女懷孕生子,並不是約瑟的兒子,而家譜明明寫著耶穌是約瑟的兒子,因為家譜是為耶穌寫的,所以就記載了四十二代人物,一直到約瑟這一代,之後就趕緊說約瑟是馬利亞的丈夫,這話就是為了證明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,這不是上下矛盾嗎?家譜明明記載的是約瑟家族的人物,明明是約瑟的家譜,而馬太硬說是耶穌的家譜,這不是否認耶穌是聖靈感孕這一事實嗎?所以,像馬太寫的家譜,這不是人的意思嗎?更是荒唐的說法!這樣,你就知道這書根本不是完全出於聖靈。」( 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聖經的說法(三)》)看完這段神對耶穌家譜的解剖,使我對聖經有了另一種看法,以往我認為聖經裡的一字一句,甚至一個標點符號都是神所默示的,絕不能有半點誤差,可今天我看完全能神對聖經的解剖之後,我才認識到聖經裡還真有很多人的摻雜,要不是神來把聖經的奧祕揭開,就耶穌家譜這麼重要的事,都沒有人能看出差錯來。經過幾天的尋求考察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的交通,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,認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,欣然接受了神的新工作,迎接到了主的再來! (全篇完)

摘自《中文聖經網》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