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为女儿的婚事担忧

每当看到同龄的父母为儿女的婚事操劳,我也有些犯愁:如今女儿长大该找婆家了,可现在这个世道啊,儿子找个好媳妇难,女儿找个好婆家更难。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找个称心如意的对象,日子过得轻松、无忧无虑。但现在的孩子都不听父母的话,讲究什么自由恋爱,考虑得太简单。我们村有个女孩自己找了个对象,但父母不同意,女儿不听劝便离家出走,几年来杳无音讯,母亲常常以泪洗面,村里的人还对其议论纷纷,说三道四;邻家的女孩找了个对象家住农村,父母嫌男方家太穷,为了阻止女儿,父亲打、母亲骂,女孩还是不听,如今女孩与父母结怨带仇,互不来往;还有我外甥女自己谈了个对象,我姐姐不同意,给她好话说尽、暴力相加还是无济于事。结果外甥女结婚后常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,甚至来我家躲避丈夫的追打,我姐常常埋怨、痛哭,最后还是离婚了……

看到身边发生的一桩桩事,我不由得为女儿的婚事发愁、担忧:万一女儿也找个我看不上的男朋友该咋办?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女儿的婚姻大事还是由父母做主比较稳妥,因为我们做父母的都是过来人,看问题比较现实、长远,而女儿年龄小,没有生活阅历,考虑问题比较简单。

婚姻,家庭

后来,无意间听说女儿谈了个对象,我不由得开始担心,不知女儿找了个什么样的对象?打听后得知,对方家住农村,父母离异,母亲整天打麻将,父亲游手好闲,兄弟两个,家里只有三间平房。知道这样的结果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,这样的条件我打心眼里不同意,回想我和丈夫这些年为了生活打拼得很辛苦,希望女儿能找个条件好点的家庭,将来少受苦。后来我安慰自己:孩子还小,过几年懂事了,随着年龄的增长,说不定以后就会遇上各自合适的对象。

一年后的一天,女儿回来说男朋友家里要征地,他们得提前办结婚证,这样就可以分到两套房子。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我吓坏了:我拒绝吧,害怕女儿和我玩真格的,和对象私奔了怎么办?我的脸往哪搁?答应她吧,女儿找这么个对象,家庭背景还很特殊,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,她毕竟年龄小生活阅历少不懂事,婚姻关乎她一辈子的大事,她不幸福我这后半生哪能过得安宁,我想帮她也没多余的钱啊,不行!我这个当妈的得给孩子一些引导,决不能答应她办结婚证,孩子年龄小都是感情用事,有些事还考虑不到,现在她不理解我的心,以后她会慢慢明白的,婚姻大事还得我们做父母的把关。

一天,男孩的父亲来要户口,我说:“按正常程序,孩子的婚事定了再领结婚证才对。”对方深知理亏,不再要女儿的户口了。从此女儿开始与我冷战,赌气不理我,我跟她说话,她也当作没听见。我活在了煎熬中:一方面担心女儿想不开,万一做出傻事;另一方面觉得女儿不懂我这个做母亲的心,还误解、埋怨我。我感到痛苦不堪,夜夜不能安然入睡。我苦思冥想,以各种方式给女儿做思想工作,讲我看见的、经历的,甚至搬来母亲,发动丈夫、亲朋都起来配合,劝说女儿的这场婚事,真是办法想尽。却被女儿一句“宁可跟他受苦,我也要嫁给他。”这话给彻底打倒了,看到女儿的态度就像吃了秤砣铁了心,让我伤心欲绝。母亲和丈夫怕我想不开,给我做思想工作,也怕女儿被逼急了做出极端的事,到时我们后悔都来不及。可我始终放不下,想想这么多年我含辛茹苦将女儿养大,掏心掏肺地对待她,可在婚姻大事上我与女儿的距离疏远,她万一有个啥事就得不偿失了,最后我只好勉强选择让步。

几天后,女儿带来男朋友与我们见面,我为了脸面虽很不情愿,但还是早早地起来准备食材好好招待。当听见开门声,我捋了捋头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赶紧从厨房迎了出来,看到眼前的男孩:1.8米的个头,特瘦,一脸青春痘,有点驼背,戴着鸭舌帽,穿个黑色鸡腿裤,长尖皮鞋。面对这一幕,我的心更凉了,心想:女儿的一双眼睛简直就没起作用。首先从外表看就不相配,女儿个头1.58米,两人站一起简直就是个高低柜,让人笑话。女儿外貌还算可以,这小伙长相一般,还是这副打扮,家穷、没工作,要啥没啥,一样有利条件都占不上,若成了这门婚事,这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?我们家虽不富裕,但女儿不傻不呆,我们是头秃了、还是眼瞎了找这样的女婿,亲戚朋友会咋看我呢?岂不是当别人的笑料了吗?想到这些,气得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大脑一片空白,只感到浑身发抖,不由得拖着恍惚的身子转回厨房,准备烧火,可打火机怎么也不听我使唤。过了十几分钟,女儿的男朋友到厨房来给我打了个招呼,我都忘记自己是怎么回话的。丈夫看我气成了这样,劝我顺其自然吧,儿大不由娘。对女儿的婚事我久久不能放下,我与女儿的矛盾再次升级,我们各自活在痛苦中。想想为了女儿我受了多少罪,没想到女儿大了,翅膀硬了,婚姻大事都不听我这个当妈的劝。那段时间我的胸口犹如被一块石头压住了,做啥事都没有心思……

就在我的心结无法打开,为女儿的事焦虑、担忧时,我和丈夫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。我们看到神的话说:“你们的性情、素质、长相、身量,出生的家庭,你的工作、婚姻,你的一切,甚至你的头发的颜色、你的肤色、你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,就是你每天要干什么、要遇见什么样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,更何况把你今天带到我的面前,更是我的安排,不要自己扰乱自己,要坦然前行。”(摘自《第七十四篇说话》)看了神的话我才恍然明白:原来我们每个人的长相、家庭、婚姻都是神早给安排好的,不是由父母决定的,也不是自己说了算。儿女的婚姻父母可以参与,给些建议,但最终的结果不是由父母说了算,我不也是这样经历过来的吗?女儿的婚姻神早给安排好了,我的焦虑、担心没用,因为我决定不了孩子的婚姻,更主宰不了她以后的命运。以前不知道每个人的婚姻都是神的命定,总认为我们做父母的给儿女决定的婚姻都是最正确的,最好的,因为我们是过来人,有了一些生活阅历,考虑问题比较周全,好像我给女儿选择的婚姻就能幸福,看来我这是不认识神的主宰。再想想有些父母给女儿找有钱的对象,最后生活在一起也不见得幸福,因着感情不合,或某方出轨了吵架闹离婚的也多得是。因着我不认识婚姻由谁主宰,提起女儿的事我就会身不由己地说她几句,弄得女儿尴尬,我操心还不落好,伤了我们母女的感情,导致我和女儿都活在痛苦中。

看了神的话我心里踏实多了,我愿意顺服神的主宰、安排,就把此事带到神面前祷告:“神啊!女儿谈的男朋友我看不怎么好,但女儿决心已定,神啊,我虽然心里不满意,但我看不透,若是你的主宰安排我愿意顺服。”我把女儿的事向神祷告了几次,慢慢地心里也不那么在意了,愿意放下自己的想法,不再管了,我心里的痛苦减轻了很多。

过了几个月,女儿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,我心里明白,女儿谈的这个男朋友不是神给她命定的。原来人的婚姻该走多少路,该经历什么,也是神早已安排好的,女儿的这次经历对她来说也是成长的历练。感谢神!我看到了神的主宰。

一天,朋友来给女儿提亲,说男方的各方面条件都比女儿以前谈的对象好多了。我心中又没有神了,又想自己给女儿做主,一听对方家的条件还不错,就爽快地答应了,还急忙把女儿叫回来,结果两个孩子见面后都不同意,我也只好作罢。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女儿找个好对象时,我心里特别羡慕,不由得就想着也给女儿找个家庭条件好的对象多好,可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给女儿提亲了。

一天,我看到神的话说:“体察我意的我时时安抚,不让其受苦受害,现在的关键就是能按着我的心意行事……为什么不把这些交托在我手中呢?是信不过我吗?还是怕我为你安排得不妥当呢?为什么一再地挂念家里呢?挂念别人!我在你的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了吗?还说什么让我在你里面作主权,占有你的全人,都是骗人的谎言!”(摘自《第五十九篇说话》)看到神的话我很蒙羞,神的话说出了我的真实情形,我心里的想法神全知道,我嘴上说女儿的婚姻神命定,可心里还在为女儿打算安排,想给女儿找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对象,我这也没让神主宰安排呀,那我之前向神祷告“愿神安排,我愿顺服”这不成欺骗神的谎话了吗?我今天信神就应该尊神为大,让神在我们家做主权,神的话提醒我要做的就是多读神的话,多经历神的话,对神得有真实的信,得有真实的顺服,而我总想自己做主,是不会看见神的主宰的。想想女儿的婚事我再三拦阻,费尽心思,到头来生了一肚子气,把我搞得头昏脑胀,也没有起个啥作用。女儿将来找的对象是贫是富,有什么样的结果,不是我的意愿能达到的,人人都想找好的,但又有多少人如愿以偿呢?我再这样做就是与神对抗,我们的命运都在神手中,女儿的婚事我应该放手,交托给神。我要抓住神来人间拯救我们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用心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过教会生活,读神的话语,好好追求真理。

当我放下自己,真心依靠神、相信神时,几个月后,女儿经朋友介绍了对象,各方面条件都出乎我的预料,对方的父母把孩子结婚的事安排得井井有条,我和丈夫根本都没操啥心。媒人说他活了这几十年,没见过我们这么好说话的人,我和丈夫心里都清楚,这都是神的奇妙作为改变了我们。看到女儿有了满意的家庭,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,我和女儿经常在一起读神的话,之前的矛盾怨气也烟消云散了。

我感谢神改变了我,使我知道了自己只是受造之物,尽到自己的责任、义务,这是我做父母的本分,至于女儿的婚姻、前途,将来是什么样,这些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中。父母不能陪伴孩子一生,很多事我是做不了主的,只有神才是我们每个人的唯一依靠。一切荣耀归给神!

甘肃 雨彤

摘自《追逐晨星》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其他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One Response to 不再为女儿的婚事担忧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