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本之願

吃完這餐晚飯後,那天本身個人感覺不大,放下了一個月,當我親自去完福岡後,我感受到熊本的時候,感覺如像被電擊了一樣,於是才執筆,原因係自己太慚愧。

慚愧的原因是那天來吃飯只因朋友說這裡又平又好食,這裡有好漂亮的海景,就如香港人會做的事,最重要唔好執輸行頭慘過敗家,來食飯的原因都是為了私利。

割烹櫓杏,你以為是正常不過的日本餐廳,但原來佢係一間餐廳,主力進口熊本的食材,幫助熊本振興經濟,那天晚上感受不深,但當我去到熊本城看到那頹桓敗瓦,我很慚愧那天自己吃飯太輕佻。 

聽說餐廳是彷那個熊本城的天守閣設計,看後更令人心痛,那天我遙遠看著熊本城,進不了去看這個城市被破壞的跡象,你來吃飯想平想好食,但遙遠的熊本城卻有著一個艱難的困境。

今天去吃的我們選了主打是鍋物,價錢看你食乜野,我選了天空黑鮪魚辣味噌湯和肥後六華豚 豬骨湯,兩個湯頭都非常香

這個肉set,每種肉都有不同的感覺,牛肉的濃味是全晚最高,反而,其實雞的效果最好,我真心覺得日本的雞是極有個性的,甜到不行而又啖啖像雞脾肉的滑和甜。

蔬菜藍當然不能錯過,蕃茄,蘿蔔,菜,磨菇等的清甜,我應該不用告訴你日本的菜特別好吃罷?點綴那肥後六華豚豬骨湯是最好的選擇。

全豬$299和全牛$449,價錢不同,當然你可以選擇自己喜好,但老實,來自日本的,豬牛雞都是咁好。

沒有omakase的晚上,我卻選擇了四件的壽司。

 

大拖羅,赤鯥魚,深海池魚和帆立貝,各有美態,最重要是價錢太平,只是九十幾,大拖羅的肥美入口溶化,深海池魚的滑,赤鯥魚的甜,帆立貝的爽,其實我絕對後悔為什麼不吃多點壽司。

還有一個特別的食物就係肉骨茶,可能你會問,唔通你去左新加坡餐廳,點解會食肉骨茶,原來呢個就係日本version,以熊本的六華豚來做主角,用上其手法來煲最少6小時,非常軟綿綿,而吃下去是骨肉分離,那個感覺同正宗的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 

重要是兩種不同肉骨茶叫我想起熊本另一出名的名物,赤湯底和黑湯底的濃烈強橫都叫我想起了熊本重味的拉麵系,黑亭和桂花大約就是這些style,可惜這裡沒有拉麵,不過那個肉骨茶湯底真係可以食碗飯去送。

這餐廳大部分食材都來自熊本,顯得更有意思。

吃到這裡,個人已經勁滿足勁飽,再欣賞這裡的景色,非常愉快,如果你是為平為靚來,相信你目的一定達到,但當你看到我這文章,你又吃了餐很好的晚飯,望著餐廳外的天空和夜景,希望你會許過願,天佑熊本可以盡快恢復原狀,像那熊本熊一樣,為大家帶來歡樂,也希望熊本熊可以天天上班,也希望熊本城和天守閣盡快重開,讓世人感受這城市的簡單美。

割烹 櫓杏

尖沙咀彌敦道63號iSQUARE國際廣場28樓2801號舖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九龍, 日式菜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